企业跨境纠纷 新调当和事老

Posted in News Dec 31, 2017

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董事骆维明高级律师(左),今年10月与代表杭州仲裁委员会的杭州仲委会副秘书长赵亮,在杭州签署谅解备忘录,同意合力为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投资的两国企业解决跨境商业纠纷。(新调提供)

说法识法

水果批发商阿福前阵子很苦恼,因为竞争激烈,国人有更多选择,他打算减少苹果的订购量。但是,澳洲农场主人约翰却要他根据“最低订购量”条款,否则告他违约,双方争论不休……

阿福很生气,回想几年前旱灾,约翰无法供应他订的数量,当时他大方体谅,没要求按合约“跑”。

约翰如今咬住合约不放,还撂狠话。阿福说:“这家伙,不知饮水思源!” 过不久,阿福收到约翰的诉状,不知如何是好,便请教隔壁念法律的小强。

小强认为不必费力费时打官司,建议他去找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(简称“新调”)…… 庆幸的是,约翰也愿意调解,飞来新加坡与阿福接受新调建议的调解员。没请律师,一天和解,只花1万2000元。

最让阿福满意的是,约翰从调解中了解到华商做事以和为贵,即使有合约也会灵活变通,法律不外人情。

约翰不仅向他道歉,还达成协议,同意当阿福减少苹果订购量,就以其他水果替代,完美解决纠纷。

新调成立于2014年11月,至今三年。本期《说法识法》,为读者介绍新调的服务、调解“成绩单”,以及和解个案。

相信是世界首个提供跨境国际商事调解服务的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,成立三年来取得佳绩,为42起案件斡旋,多数在一天内完成调解,涉及总金额约15亿7000万元。

新调(SIMC)也频频获其他国家邀请分享调解经验和模式,协助成立海外调解中心,共创双赢局面。

新调主席林长仁高级律师日前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时说,调解的个案涉及22个国家,最大的争议额为6亿元,“三年来的和解率高达82%。”

他说,跨国企业如出现争议,一般在相关国家打官司或进行仲裁,但这两种方法冗长,耗时、耗力、又耗钱。

最糟的是,官司一打完,企业关系也破裂,双方再也无法合作。

他指出,有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要解决生意纠纷,打官司或仲裁的代价有时候非常昂贵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催化了新调的诞生;此外,致力于推动我国成为环球纠纷调解中枢的律政部也鼎力支持。

新调为当事人提供世界级的调解服务,纠纷一般在一两天内解决。

“如果能快速有效地解决问题,为企业节省许多费用,何乐而不为?这么一来,最终对消费者也有益处。就像看医生一样,如果能尽快找出病因,对症下药不要拖延。”

他指出,新调给予企业多一个选择,“即使到头来,调解不成功,双方还是可以回到法庭或仲裁桌上。”

他说,调解的目的是解决问题,而不是让彼此互相指责。有时,让双方代表到第三个国家解决问题,反而是件好事。他举一个实例说,日本和中国的企业,为了太阳能板的买卖起争执。双方后来到新加坡,找新调解决争端。

三名日本律师飞到我国,到新调与中方调解时,都对新调提供了这样的跨国境解决纠纷平台,留下深刻印象。“它们选择到新加坡,一来考虑到新加坡是中立国家,二来知道新调将严加保密纠纷内容。结果,这起中日纠纷在一天内解决。”

积极向多国推广

这三年来,新调积极向本区域多个国家,包括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介绍其服务。

新调的70名调解成员来自14个国家,包括我国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、美国知名调解员、作家和演说家威廉尤里(William Ury)博士等。

这些调解专才具备丰富调解经验,有多元的文化背景,当事人可选择最接近企业文化背景的调解员,协助解决争议。

有意聘用调解员的企业,可上新调网站(simc.com.sg)观看调解员的录像介绍。

除了调解员的费用,当事人须支付新调的服务费,以及租用麦士威国际争议解决综合大厦(Maxwell Chambers)会议室的费用。

2018年1月25日,林长仁高级律师将应邀前往首尔,培训韩国资深律师,让他们掌握调解技能。两天培训结束后,新调打算从中物色恰当人选,设立韩国专家调解员。今后如有案件涉及韩国律师的专业或韩国企业,新调会考虑聘用他们为调解员。

新调下来也会到其他国家,为当地律师进行培训。

和解三个案

■个案一

一个道歉,扭转了一项涉及1亿美元(约1亿3380万新元)的争议。

有长期合作关系的新加坡建筑公司和哈萨克斯坦(Kazakhstan)发展商,就建造的钻油台出现极细裂纹(hairline crack)展开调查,寻找补救方法。

新方代表为高级项目经理,他对索赔信中指他不专业和欺诈深感委屈和不平,双方的沟通变得恶劣,最终陷入僵局,得靠律师信件沟通。

双方原本进行仲裁,后来改为调解。新方代表终于见到“诬告者”,对方解释不是要诽谤新加坡代表,也从没质疑他的专业和诚信,并且道歉。

当天下午3时半,双方化干戈为玉帛,握手言和,为两年多前的纠纷画上句点。

■个案二

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公司,为货物买卖争论不休,数年来一直无法解决。

最终,它们寻求新调的协助,出乎意料,在一天内就解决。卖方甚至自动为货物“打折”,让买方享受几年的折扣价,取得双赢局面。

新调主席林长仁说,如果上法庭,即使一方做出赔偿,双方的关系肯定破裂,合作关系难以修复。

“但通过新调,这两家企业得以维持多年的生意关系,这是与打官司最大的不同处。新调所做的其实已超过法律。它协助企业恢复或修复生意关系。”

■个案三

蒙古工厂的建筑缺陷,引发中国和蒙古商家一起2000万美元(约2675万新元)的索偿案。

双方开始时进行仲裁,后来决定尝试调解,要求新调委派调解员,他们要求调解员不是中国人或蒙古人,必须明白中国和蒙古的法律和商务文化,而且希望在一周内进行调解。

时间如此紧迫,是因为双方还有一个超过1亿美元(约1亿3380万新元)的联合项目等着他们。新调找到的澳大利亚籍调解员,曾在香港工作八年,两年前刚完成一个蒙古项目。

该调解员在一周内接见双方代表,一天内成功调解。

认可替代解决方案

新调目前采用的综合性纠纷解决替代途径(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)——“仲裁—调解—仲裁”(Arbitration-Mediation-Arbitration,简称AMA)程序,已获多个企业的认可。

林长仁高级律师说,AMA是新调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(SIAC,简称新仲)联合创立的。

多个企业在商业合同中把AMA列为条款之一,一旦有纠纷,它们和生意伙伴就寻求AMA的解决方案——先到新仲立案,新仲移交案件给新调,再由新调调解。

他说,企业一旦调解成功,不仅省钱省时,双方还可以选择把和解方案提交新仲,由新仲颁发仲裁裁决,方便企业在154个国家执行。

新调接受的42起个案中,有九起的合同附有AMA条款,要求通过“仲裁—调解—仲裁”程序进行。

 

View original article here